国内吸尘器价格交流组

                      《沉睡的森林》,东野圭吾 | 带着毒液的纺针


                      很高兴再次和大家见面啦!


                      在昨天的文章中死者风间的身份明朗化,而当刑警们展开进一步的调查时,又一起案件发生,那么是什么导致芭蕾舞导演尾田的死亡?


                      让我们一起开启今天的共读之旅吧!



                      ?

                      Part 1


                      自称是版画家的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暗淡的脸上唯独目光熠熠生辉,“那个城市对于胸怀大志的年轻人来说,遍地都布满了灵感。


                      恨不得把所有精华全部吸收后带回自己国家,可是却难以实现。


                      就好比是在沙漠里想用吸尘器把沙子都吸干净一样。所以大家就得出一个结论,身在此处必须有所志;


                      而对那些胸无大志的人来说,这个城市也会让大家渐渐忘却人必须得有目标的压力,每天都可以期待不同的刺激。


                      这些人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们特别希望永远呆着这片土地上。”

                      ????

                      这段话让加贺感慨万千地点点头,然后问道,“你为什么回日本呢?”

                      ????

                      随后他露出一副有着难言之隐的神色。

                      ????

                      “灵感确实到处都是,但是我却无法找出答案。意识到这点之后,有的时候就很想逃离此地,于是就回来了。


                      我现在就刚好是处于这样一种局面。不久后又感觉到自己找到了答案,所以再次为了求取灵感而远行,如此不断重复着。”

                      ????

                      “真是一个有魔力的城市啊。”

                      ????

                      “正如你所说。”

                      ????

                      你在那个城市上看到过这个男人吗,加贺给他看风间的照片。那个年轻版画家说他去纽约的时候对日本人没怎么留意。

                      ????

                      当然对于纽约的印象各种各样,有人和这个版画家观点相同,还有一部分人只是把其形容成非常惊人的城市。

                      ????

                      “我哥哥被纽约所吞噬了。”

                      ????

                      三天前刚接到自己哥哥的讣告的一个女人,用淡淡的口吻诉说着。加贺还真想见见那个‘哥哥’。




                      “哥哥是六年前为了学习画画去纽约的。一开始准备学两年就回来的,但是哥哥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来。


                      最后,在寄来的一封信上写到了‘希望你们就当我不回来了’。最后一次收到他的信是在去年的夏天。


                      然后就在三天前收到他同屋的日本人打来的电话说他在自己房间里自杀了。”

                      ????

                      “自杀的原因是什么呢?”

                      ???

                      ?“不知道。”她摇摇头,“爸爸去认领尸体了,可能听说了点情况了吧。但是我觉得他自杀应该没有什么动机吧。”

                      ???

                      ?然后她又一次嘴里念念有词:他被纽约吞噬了。

                      ????

                      在他哥哥寄来的信上有没有提到风间利之一类的名字呢,加贺问道。她回答没有。

                      ????

                      当然加贺他们碰到的人当中不可能都说了这样的意味深长的话,其中有一些只说了一些类似于‘纽约真是了不起的大街啊’的话,并且话中不带任何内容的大有人在。


                      从比率上来看,这样的人还更多一些。只是他们对于加贺提出的问题共同点都是:不认识叫做风间利之的男人。

                      ???


                      ?“只有抱希望于大洋彼岸的警察们了呢,虽然他们能够认真调查到什么程度还要打个大问号。”

                      ????

                      太田目光朝着东京湾的方向,倾斜着咖啡杯。今天终于要到滨松街区去了,风间利之的朋友就住在那里附近。


                      尽管那朋友知道风间到纽约去的事情,但是对于他在那里的生活却一无所知。

                      ????

                      “我们这边派搜查员过去怎么样?”

                      ????

                      加贺说着,太田嘴角微翘,宛然一笑。

                      ????

                      “要是这样的话,你会申请过去吗?”





                      Part 2


                      “当然。”

                      ???

                      ?随后太田默默地笑了。

                      ? ?

                      “日本的刑警越起大洋来还真乐此不彼呢,就像是刑警电视剧的特别版一样。”

                      ???

                      ?“你还看刑警电视剧啊?”

                      ? ?

                      “看啊,经常看,很有意思的。因为一定要一小时之内破案,所以线索会接二连三的出现。”

                      ???

                      ?“和现实大相径庭啊。”

                      ????

                      “完全不同。”

                      ????

                      太田点上一支烟,冲着天花板缓缓把烟吐了出来。“你怎么看那个芭蕾舞团?”

                      ????

                      “总觉得有点可疑呢,但又说不出哪里不自然。”

                      ????

                      加贺的脑子里不知为何浮现出浅冈未绪的脸庞。

                      ???

                      ?“我也有同感呢,通常芭蕾舞团和一般社会上的人比起来略微有些不同。


                      那个高柳静子虽然是财阀的女儿,但也没结婚,是一个把心思一个劲儿放在芭蕾舞上的怪人。”

                      ???

                      ?“亚希子是养女吧?”

                      ???

                      ?“是她表姐的女儿,因为高柳静子看中了其出类拔萃的芭蕾舞才能,所以认做了干女儿。


                      好像小时候开始就对她英才教育,所以现在亚希子成为了高柳舞团的顶梁柱。


                      不过有类似成长经历的并非她一个,绀野健彦和齐藤叶琉子也是如此。从小就是朝着芭蕾舞这个方向培养的。


                      说起来他们的世界是通过彼此之间的联系而造就成的,他们无法同与艺术不相干世界的人产生联系。”

                      ????

                      “听上去好像偏激了点哦。”

                      ????

                      “这可不是偏激哦,你总有一天也会明白的。我也是曾经因为与另一个芭蕾舞团有过接触才明白这些的。


                      话说回来,你好像和浅冈未绪走的特别近?”



                      ?

                      “因为她看上去还算挺规矩的啊。”

                      ????

                      “我没说有什么不好,总之你以后会明白的啦。”

                      ????

                      太田拿着收条站了起来,加贺也一口气喝完了冷掉的咖啡,今天接下来还要去第三家。

                      ???

                      ?结束之后,他们要去涉谷。

                      ????

                      为了去看“沉睡森林里的美女”。

                      ?

                      正规舞台排练于下午两点整开始。因为六点半就要开演了,所以这也应该算是最后一次练习了,这样的排练通常简称为“总彩排”。

                      ????

                      彩排采取和正式演出完全一样的模式,而且除了演员,舞台设备和照明什么的也需要做最后的检查确认。

                      ????

                      “沉睡森林里的美女”由序曲和三幕组成,序曲为奥罗拉公主命名仪式。


                      国王和王妃登场之后,紧接着出现六个妖怪,跟随着缓慢节拍的前奏共同起舞。未绪就是六人中的一个。

                      ????

                      “启子,注意一下脚下位置,现在你站的间隔离得太大了。”

                      ????

                      喇叭里传来尾田康成的声音,他正坐在观众席正中间的位置上审视着这个舞台。中途要是发现什么不对,就通过麦克风大声发出指示。

                      ????

                      这六个妖怪每人表演一段个性风格迥异的独舞后,最后一起合舞。

                      ???

                      ?之后,身着黑色装束的反派妖怪卡拉波斯登场了,虽然这个卡拉波斯是女性,但习惯上都由男演员来扮演。

                      ????

                      卡拉波斯念了一段咒语,诅咒16年后奥罗拉公主会被纺针刺破手指而死。


                      但是丁香精灵赶走了卡拉波斯,并预言公主将在百年的沉睡之后被一个王子叫醒。

                      ????

                      到这里为止序曲结束,接下来进入第一幕。是奥罗拉公主过16岁的生日。一开始是村民们和侍女们的华尔兹。





                      Part 3


                      “俊夫,尽量往里面走一点,对,对,再过去半步。”

                      ????

                      尾田的声音回荡着,虽说是最后一次排练,但绝不是简单过一遍而已。

                      ????

                      国王和王妃和向公主求婚的四个王子上场了,接着出现了长相异常美丽的奥罗拉公主,那是高柳亚希子。


                      首先是公主和求婚者们轮番共舞。她在王子们扶托下跳起来,并依次接受他们的玫瑰花,这是个被称为‘rose adagio’的著名场景,而最后是她的独舞。

                      ???

                      ?“亚希子,比刚才再快一点就正好了。小悟,你这家伙在那种地方观众都要看不见你了,快到大家面前来!”

                      ??

                      ?尾田的指示并非只针对舞蹈中演员的动作,连在一边观看公主舞蹈的那些人的走位也要被一一指点。

                      ????

                      装扮成老太婆的卡拉波斯拿着一束花靠近了跳得正欢的奥罗拉公主。


                      公主接下了花,却被花束中藏有的一根纺针刺破了手指而倒下了。大家绝望了,四个王子与卡拉波斯对战了起来。


                      在大家的叹息声中,丁香精灵出现了,当她向大家宣布奥罗拉公主入睡的讯息之后,整座城堡里的所有人被魔法所催眠。

                      ????

                      然后,丁香精灵便把城堡藏匿于茂密森林中,其实这只是舞台设备和灯光的手法。

                      ????

                      到此为止第一幕也结束了。第二幕开始之前,演员们都在后台休息。

                      ????

                      “未绪的步伐太到位了,身体看上去真是轻巧啊。”

                      ???

                      ?亚希子擦着汗水说道。她们俩同用一个房间。

                      ????

                      “谢谢你,可能因为我心无杂念在跳的缘故吧。”




                      “这种方式不错。”

                      ????

                      “但是以前有过踩不上节奏的时候,当然也会有顺利的时候。”

                      ? ?

                      说着未绪拿起放在旁边的圆珠笔敲打桌子,反复进行着意象训练。

                      ????

                      “没关系的,未绪一向是在正式表演时候惊艳的。”

                      ????

                      亚希子伸手去拿化妆箱。

                      ????

                      休息了十分钟之后,第二幕开始上演了。这一幕展现的是奥罗拉公主熟睡了百年之后的世界,来拯救公主的迪吉瑞王子登场了,扮演者是绀野健彦。


                      在森林里上演了这样一出舞蹈场面:体验打猎乐趣的王子和一群人正在打闹嬉戏,


                      不一会儿这些人离开了,留下了王子一个人,这时丁香精灵出现了,向他讲述了美丽公主的故事。


                      随后,王子便在妖精们的包围下和奥罗拉公主的幻影跳起舞来。

                      ????

                      “他俩一跳,这个舞台果然就变得绚丽了啊。”

                      ????

                      未绪正注视着边门的时候,扮演蓝鸟的柳生从一边走了过来。


                      “论高度和技术我可不输绀野君,但我就是做不到在观众面前展示到那种程度啊,可能他天生就是这种性格吧。”

                      ????

                      生来就不同啊,他笑着补充道。

                      ????

                      “但是像蓝鸟这种角色我觉得就很合适柳生你来演啊,是真的哦。”

                      ????

                      “还是要谢谢你。”

                      ????

                      然而柳生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叶琉子真的很期待这个舞剧表演啊,她不能来跳真是太可惜了。”

                      ???

                      ?对他的自言自语未绪想不出合适的回答,只能默默地注视着舞台。





                      Part 4


                      舞台上,王子在丁香精灵的带领下正往森林里走,虽然卡拉波斯一行人意图从半路阻挠,但他勇敢地将他们打倒,继续往里前进,最后找到了熟睡在城堡里的奥罗拉公主。


                      亲吻了一下她后,公主慢慢醒了过来,周围的人也在沉睡了百年后被解放了出来,第二幕就这样结束了。

                      ???

                      ?帷幕拉下之后,台上的场景开始大幅度的转换,尾田从观众席上走了上来,和舞台监督正商量着什么,


                      未绪和柳生则回到后台休息。途中遇到了正进行着细致商讨的绀野和亚希子。

                      ????

                      接下来是第三幕——

                      ????

                      上演的是奥罗拉公主和迪吉瑞王子的婚礼。大量的贵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国王和王妃、奥罗拉公主和王子出场了。


                      首先是宝石精灵们的舞蹈,随后则是穿长靴的猫和白猫的共舞。

                      ????

                      “贵子,动作幅度太小了,速度再快,手臂挥动幅度也加快!”

                      ????

                      尾田依旧在观众席上肆意进行着指示。未绪移动了一下头饰着位置,看了看尾田。他交叉着胳膊站在那里。

                      ????

                      紧接着,轮到未绪上场了,是她和蓝鸟的二人舞。他们俩先是合在一起跳,然后变为分开各跳各的。


                      柳生像炫耀自己弹跳力一样蹦得很高,这个蓝鸟的角色因为需要展现男性舞蹈演员的生气,所以经常进行专门的选拔赛。

                      ????

                      到最后还是两人的共舞,但到最后的音乐快结束的时候,未绪感到有些奇怪。


                      从自己刚开始跳的时候尾田就再没说过一句话。


                      即使两人跳得再怎么好也不可能称得上尽善尽美,所以尾田应该有所提醒。



                      ?

                      最后一个跳完的姿势做完之后,未绪瞥了一眼观众席。尾田坐在了椅子上,然而——

                      ???

                      ?“怎么了,未绪?”

                      ????

                      未绪站着一动没动,柳生叫她。

                      ??

                      “老师的样子……有点奇怪。”

                      ????

                      未绪看着观众席说道。尾田歪着身体,快要靠到边上的座位上,一动不动。

                      ????

                      “老师!”

                      ????

                      不一会儿成员们都注意到了,纷纷跑下舞台。未绪也跟着一块下去了。

                      ????

                      第一个扶起尾田的身体的是观众席旁边负责检查舞台运作的名叫本桥的男人,他扶起尾田的身体后,“喂,振作点!”


                      猛烈地摇晃着他的肩膀,但是没有任何反应。然后他抓起尾田的手腕把了把脉,过了会儿放下了他的身体。

                      ????

                      “快叫医生……”本桥说,“但好像已经晚了。”

                      ??

                      加贺深切感受到事情正朝着未曾预料的方向发展着。

                      ????

                      那天,他本来是为了观摩“沉睡森林的美女”来到东京的广场大厅的,没想到传呼机收到了总部的信息,他们发出的指令是:“东京广场大厅发生命案,请速前往”。

                      ????

                      “被杀害的是高柳芭蕾舞团的人吗?”

                      ???

                      ?“好像是的,是叫尾田的导演。”

                      ????

                      加贺的上司富井警官,用沉着的声音说道。

                      ???

                      ?“尾田……”

                      ????

                      加贺不由咽了咽口水,因为芭蕾舞团案件他和尾田还见过几次面。是那个男人被杀了吗?“我认识那个男人”他说。

                      ????

                      “是吗?总之快点过来吧。”

                      ????

                      “了解了。”




                      ?

                      Part 5


                      加贺挂了电话后把事情告诉了太田。果然这个前辈刑警也着实吃了一惊。

                      ????

                      “又发生了新的杀人案,真是给我们忙中添乱。”

                      ???

                      ?“这可不一定是偶然哦。”

                      ????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

                      ???

                      ?太田皱了皱眉头。

                      ????

                      东京广场大厅在代代木公园里面,对面是国家代代木体育馆。


                      加贺两人迅速赶到后,发现大厅的入口处等候开场的人们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大楼的一旁停了三辆警车,客人们都投以好奇的目光,但他们肯定做梦都没想到里面发生的是杀人案。

                      ????

                      警车旁边站着一个涉谷警署的穿著制服的年轻警察,加贺走了过去跟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警察稍许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说着“这边走”把他们二人带到了后门入口。

                      ????

                      “今天的公演好像不中止哎?”

                      ????

                      加贺边走边说。

                      ????

                      “是,好像还是按照原定的六点半开始。”

                      ???

                      ?“大概没办法中止吧,而且也没这个必要啊,反正犯人也不会逃跑的。”

                      ???

                      ?太田意味深长地说。好像已经确信凶手是内部人员了。

                      ????

                      加贺两人在警察带领下来到后台工作室后,发现里面的空气混杂着紧张和不安,但这种紧张不安显然不像是杀人案件所引起的。


                      的确有很多警察模样的人走来走去,然而他们的表情都要比那些推开人群到处乱窜的年轻人优雅许多。


                      别说舞蹈演员了,连其它的舞台工作者一定满脑子都想着几分钟之后就要开始的正式演出。




                      之前工作上有过接触的涉谷警署一个叫做内村的副警官,正坐在休息室的凳子上,目光呆呆地随舞台工作人员走动而移动。


                      加贺和太田虽然在一旁对他打了声招呼,然而从他嘴里迸出的第一句话却是埋怨。

                      ???

                      ?“我准备要录口供,他们却说要等到舞剧演完再说,我们警察也不能无理取闹去为难他们啊。”

                      ????

                      内村露出不耐烦的脸色歪着嘴。

                      ????

                      “案发现场在哪里?”加贺问。

                      ????

                      “在观众席的正当中,这也是伤脑筋的原因之一。”

                      ????

                      “观众席的正当中?”

                      ????

                      太田瞪圆了眼睛。

                      ????

                      然后内村把案件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据他所说,舞蹈彩排到一半的时候尾田倒了下来,演员们匆忙叫来了医生,但医生一看就说应该联系警方。


                      尾田已经没气了,所以大家怀疑是中毒而死。涉谷警署接到报案,搜查员火速赶到,法医观察了一下现场的医生和尸体的样子立刻发现了异样。


                      尾田虽然穿着绵衬衫,。

                      ????

                      “那是什么呢?”加贺问。

                      ????

                      “虽然不能断定,但据说那是毒药。”

                      ???

                      ?内村副警官用谨慎的口吻回答道。“脱下衬衫发现液体附着在了皮肤上,而且那个位置上有一个小伤口,稍微有点出血。


                      我们又重新调查了一下那件衬衫,发现上面有一个针刺出来的小洞。”

                      ????

                      “原来是这样。”

                      ????

                      加贺点了点头。中毒分成摄入中毒、注射中毒和吸入中毒。


                      如果有个小伤口而且上面粘着未知的液体的话,很有可能是注射中毒。





                      Part 6


                      他们判断下来觉得这是一起杀人案件,所以先联系了警局总部。

                      ???

                      ?“尸体在哪儿?”太田问。

                      ???

                      ?“有一间后台休息室是空着的,所以先抬到那里去了。应该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再进行验尸吧。”

                      ???

                      ?“搜查员移动了尸体吗?”

                      ????

                      “不是,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移动过了,是芭蕾舞团的那些人干的。对那些家伙来说,比起保留杀人案件的现场,好像是让公演顺利结束来得更为重要。”

                      ????

                      牢骚发到这里,副警官咋了下舌头。

                      ????

                      不久后警局总部的其它搜查员也赶到了现场。


                      前几天的案件提供帮助的东京大学副教授安藤也来了,在窄小的休息室里负责验尸。

                      ????

                      尾田康成身穿白色和浅绿条纹的衬衫和牛仔裤,趴在地面铺着的塑料垫上。


                      之所以把背朝上,是因为能让可疑的茶褐色污迹更容易看到。

                      ????

                      “虽然不做进一步分析无法断定,但那会不会是尼古丁?”

                      ????

                      加贺的上司富井警官问道。富井身材瘦小,但因为说话时习惯挺胸所以看上去威风凛凛。

                      ????

                      “是的,那可是剧毒啊。虽然点燃它的叶子吸入气体的量不至于造成危害。”

                      ???

                      ?听了副教授的话加贺心里暗暗点头,因为他想到了一部推理小说。


                      那部小说里提到了一种杀人手法:在木栓上扎入几根针做成刺球状,在针尖涂上浓缩的尼古丁,把木栓放到想杀死的人的口袋里。


                      这样只要把手伸到口袋里,毒针刺破手指后就会立刻死亡。




                      “那个小伤口怎么造成的?”

                      ????

                      太田指着背上的伤问。

                      ????

                      “好像是针刺的”,副教授说,“是不是注射的针就不知道了。”

                      ????

                      尸体上没有验出其它异常的外伤。


                      之后要把尸体运到涉谷警署,再进行一次更为细致的验尸之后,最后送到指定大学的法医学教室进行司法解剖。

                      ????

                      尽管搜查员们都想立刻就进行验尸,但是舞剧已经开始了。


                      案件的相关人员都腾不出手,杀人现场也没法靠近,所以搜查员等于什么都做不了。

                      ????

                      唯一一个可以录口供的就是高柳静子,富井警官负责对她进行问话。

                      ????

                      “那么我就去看芭蕾舞剧算了。”

                      ????

                      加贺对无所事事的太田小声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长条形的纸片。“就是为了今天的舞蹈而买的呢,不看就浪费了啊。”

                      ????

                      “现在的话你去看了肯定也会坐立不安的。”

                      ????

                      加贺对于太田的讽刺不予理会,走向舞剧的入口。现在第一幕只有演到一半,所以不可能坐到观众席上去,他打算去舞台的边门看。

                      ???

                      ?舞台的后面不留余地的放着各式各样的道具,其中也有马车的模型。


                      近看上去觉得像脏兮兮的便宜货,但放到舞台上应该会展现出逼真的效果吧。

                      ????

                      从正面看不出来,后台远比想象的要宽敞。深度也好宽度也好,都比舞台几乎要宽上一倍,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要是没有这么宽的后台,那种大型布景和道具是没办法搬到舞台上去的。





                      Part 7


                      站在边门口,加贺放眼往舞台上望去,此时正轮到高柳亚希子扮演的奥罗拉公主跳舞,在一旁看着的人里他看到了浅冈未绪的身影。


                      她头上带着飘动的羽毛饰物。

                      ????

                      以亚希子为首,其它演员们也纷纷入戏,露出喜悦之色。


                      完全不像是导演刚意外死去不久的样子。加贺仿佛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专业演员的职业操守。

                      ????

                      不久加贺所在的对面的边门出现了扮演老婆婆角色的演员。


                      那老婆婆给了奥罗拉公主一束花,而公主被藏在里面的一根纺针刺破了手指,倒了下去,国王和王妃伤心欲绝。

                      ????

                      毒针……加贺嘀咕着,觉得有种奇妙的感觉。随即想起了尾田也是和奥罗拉公主一样的死法。

                      ?

                      ?第一幕结束之后演员们都回到休息室,所有人都带着和台上表演时截然不同的严肃表情。


                      加贺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舞台上过于拼命还是命案的缘故,只感到激烈的喘息声和汗臭味弥漫着。

                      ???

                      ?那边发出了“嗯?”的一声,加贺转过头一看,浅冈未绪停下脚步,正朝着他看。加贺点头示意,她便走了过来。

                      ????

                      “辛苦了。”加贺说道,但她对此没有作答,而是求助似地说:“尾田老师的案件你们了解了些什么吗?老师为什么突然会去世?”


                      随即她意识到了自己无意中拽起了刑警衣服的袖子,连忙放下,小声说“对不起”,鞠了个躬。

                      ???

                      ?“具体情况我们还不了解。”加贺说。“还没对大家进行录口供呢。”




                      “啊……说的也是。”

                      ????

                      说着未绪眨了眨眼睛,于是粘在她眼睛上的假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真像个洋娃娃,加贺想。

                      ????

                      “稍后我们会对大家就案发的经过作些笔录,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

                      加贺说完未绪微微点头示意之后便走向了休息室。


                      看着她的背影加贺摸了摸自己的袖口,想感受一下她抓住时候留下的余温。

                      ????

                      听见有人叫他,抬头一看,太田扬扬下巴示意他过来。

                      ????

                      他们似乎要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检查一下现场,不过几个带着敏锐目光的男人在那儿走来走去还真给别的观众带来了莫名的不安。


                      每个刑警都不露声色地观察着。

                      ????

                      案发的座席位于第一层的正中间,这个座位横穿整个观众席,面向中间过道,前面没有位子、视野开阔,可以说是观剧的最佳席位。


                      尾田可能也是考虑到这个优点而坐在这里观看彩排的吧。

                      ????

                      现在这个座位,当然包括左右两边、后方以及斜后方的位置上都贴了“禁止使用”的纸条。

                      ????

                      “买到特等座的观众可真可怜啊。”

                      ????

                      加贺不由得小声嘀咕。

                      ???

                      ?“不过你应该用不着担心,高柳静子说以防老顾客的光临,他们采取了紧急应对措施,特地保留了几个上等座位。”

                      ???

                      ?“噢,是这样啊。”

                      ????

                      对于太田的话加贺叹了口气。

                      ????

                      “话说当地的警察赶到的时候做调查了吗?”

                      ???

                      ?“在开场之前对座位的周围尽可能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

                      “要放在平时,真想把从舞台到走道彻查一下的。”





                      Part 8


                      “真想……吗。确实,这样一来进行现场勘察已经不可能了。”

                      ???

                      ?观众们全然不知两小时左右前这里发生的命案,纷纷露出对下一幕的期待表情,在杀人现场肆意踩踏。

                      ????

                      幕间休息20分钟,反正在舞台剧结束前没有事情可做,加贺拿出自己的门票,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正后方的年轻女子显出一副厌恶的表情,显然是觉得加贺的身高很碍事。他向前屈着腰,尽力把自己的坐高压到最低。

                      ???

                      ?第二幕开始是森林中的场景。绀野健彦扮演的王子登场了,听到观众发起的鼓掌加贺才意识到了绀野在芭蕾舞界的地位。

                      ????

                      由于对于故事情节一无所知,对于舞剧展现出的意思,加贺完全一头雾水。


                      他只知道绀野王子对亚希子公主好像怀着爱慕之情,还有就是浅冈未绪没有出场。

                      ???

                      尾田倒下是在第三幕的时候——加贺一边目光瞟着舞剧一边回顾着这次的案件。


                      背上被毒针扎过的痕迹是不是说明从后面偷偷靠近而注射进去的呢?


                      虽然这是大胆又鲁莽的行为,但如果犯人深信剧毒的效果可以达到瞬间致命的话,也并非无稽之谈。


                      涉谷警署肯定也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性才把案发时的座位后方的座席也禁止使用了。




                      如果不是采取直接注射方式的话——加贺又想起了那部推理小说。


                      比如把图钉一类的东西事先固定在某处的话,这样就可以等尾田自己扎破背脊了,这种方法有吗?

                      ????

                      虽然关键点是那个图钉固定在什么位置,但也有必要考虑一下这个伎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干的。


                      如果他是第三幕倒下去的话,那应该就是前一幕的幕间休息时,抑或是第二幕演到一半的时候。

                      ????

                      舞台上的绀野和亚希子还在不停地舞蹈着,要是这个手法是在第二幕演到一半的时候实施的,这两人的嫌疑应该就能排除了吧,加贺想。

                      ????

                      只是有一点,他思忖着,虽然用图钉扎的确是有可能,那么剧毒又是怎么回事呢?


                      箭毒或者是乌头根的话,针尖稍微沾上一点很可能立即致对方死地,但总觉得尼古丁再怎么浓缩都达不到这个效果。


                      即使是刚才想到的那个推理小说,加贺对这一点也一直心存怀疑。

                      ????

                      首先,从衬衫上的那个污迹来看,并非如此微量。应该还是用某种方法注入体内的思路比较合理。


                      用了什么手法吗——



                      未完待续······


                      好啦!今天的共读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


                      扫描下方图片二维码,参与共读打卡活动,有机会获得奖品哦!



                      毒针究竟是如何放在尾田的衣服中的?杀人动机又会是什么?这次的案件和之前的又会有怎样的关联呢?


                      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吧!每晚22:22,我们不见不散!




                      往期链接:

                      《沉睡的森林》,东野圭吾 | 舞台是舞者的希望

                      《沉睡的森林》,东野圭吾 | 放弃一切,逃进芭蕾的世界里。




                      小飞侠生活圈

                      青年生活态度引领者

                      最接地气的校园商城和创业平台

                      我们出售服务,赠送“故事”与“酒”

                      时代茫然,你要有梦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苹果彩票